法治新闻人的十年手札

时间:2019-08-15 09:21:00作者:张伯晋新闻来源:彩神8app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转眼间,投身法治新闻事业已经满九奔十的年头。从一名纸媒的新人,转变为新媒体的老人,一切都仿佛昨日、近在眼前。回首职业生涯,唯有奋斗二字相随,催人奋进。

  博士记者,初入江湖

  2010年7月,我从吉林大学法学院博士毕业,懵懵懂懂随着求职大军涌入社会,来到检察日报社应聘。一开始,我选择这里的理由挺简单的,和法律专业对口,又离家较近,很适合有点“懒散”的自己。

  入职之初,我到总编室跟随夜班实习,第一次知道了新闻人的辛苦,常常要熬夜工作,只为了及时传达党和国家大政方针和法治政策信息。对于法治新闻人的第一次肃然起敬,就在总编室跟班学习过程中,悄然滋生。

  记得那是一天早上,我正在总编室参与每周的选题例会,一位长着圆圆脸庞、一双圆圆眼睛、操着娃娃音的美女赵衡来找我。“你是张伯晋吗?来理论部开会吧。”

  我略带迷惑,好一会儿才明白,我是被“提前”分配部门,到理论部工作了。说起理论部,这个部门在检察日报有点“另类”。因为报社大部分同仁都是学习新闻、中文、历史、哲学等专业的,只有理论部的编辑记者一水儿的法学专业,且都长着一张“理论脸”。

  怀着三分忐忑,我到理论部正式上班,当时的部主任李国明安排我跟着老编辑们学习编稿、做版,日子就这么开始了。我慢慢明白这一张张“理论脸”的背后,都是一丝不苟查阅法条、核实案情带来的“职业病”,严肃久了难免浪漫少些,严谨多些,就是吃饭聊天也是充满逻辑性的讨论居多。不过,这很“理论部”,我很喜欢。

  第一次写稿,李主任安排我做一个选题,我也很是兴奋,很快交稿,不过,却被指导我的编辑老师“指正”了。新闻采访稿件和法学论文的区别是什么?都是说理,但是一个要由受访者说出,一个是作者自己的原创。作为新闻人,秉持客观中立的立场,所以记者在采访中不能夹带个人观点,必须忠实地使用受访者的观点。

  我从第一次采访写稿起,就对“客观”这一新闻伦理有了深刻记忆。后来,稿件修改完毕,按流程刊发,我还郑重地将之收藏起来,作为人生第一篇铅字作品以作纪念。如今想来,检察日报的专业性、规范性和记者的职业素养,就是在新老编辑的传帮带之间,润物细无声地传承着。

  本着客观的视角,用积极正面的笔触去描摹司法改革背景下的中国法学图景和检察理论发展,我的理论采访稿可谓在法学界日渐崭露头角,越来越多的法学家接受我的专访,并表示认可,很多还和我成为了私下的好友。

  在法治新闻的道路上,我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并且乐此不疲地驰骋追逐。2012年,我第一次被评为检察日报社十佳采编明星。

  新媒小编,摸索寻途

  本以为职业生涯就会在理论部的写稿和做版中慢慢度过,没有想到报社党委对我给予了更大的信任,让我尝试做出一些“新”成绩。

  2014年初,我竞聘报社中层副职岗位,本来存了成为理论部副主任的“奢望”,不想竟然被报社领导委以重任——组建报社“微博工作室”,也就是新媒体工作室的前身。

  微博在当时已经不是新鲜事物,但是很多报社也并未单独设立工作室专人运营。2013年下半年,我和王地、贾娜、张灿灿等几位编辑,就轮流编发微博,日常运营检察日报官微。当时的玩票之举,竟然成为自己新的职业内容,我一时之间也有点懵。

  “我一个学理论法学的,能做得好新媒体吗?”这是我成为部门负责人的半年之内,时常自问的一句话。那时,我和王地、许一航、王鲁坤等编辑每日共同奋战,积极学习其他媒体的运营方式,一点点努力建设着检察日报新媒体版图。

  当时,新媒体“江湖”上很多人对我任新媒体负责人,表示并不看好。毕竟,一个印象里的刻板老博士,和新媒体小编之间,简直隔了万水千山。

  任职之初,李雪慧、钱舫、赵信等社领导对我十分关心,时常跟我谈话,更安排我参加各种新媒体培训班,提高新媒体素养。在领导们的支持下,我战战兢兢摸索前行,检察日报新媒体工作室的格局日渐打开,两微一端建设聚沙成塔、初见规模。

  2016年,新媒体工作室迎来重要蜕变,魏春华主任来到新媒体担任部门主任,报社又招聘很多新鲜血液补充到新媒体,一个十人的大部门横空出世。检察日报新闻客户端2.0版上线、组建两会“新媒体专班”、检察新媒体创意大赛、中国检察好故事征集展播,我们的大动作一个接一个,“江湖”名号令人刮目相看。

  新媒体工作,内容和活动都不能放松,得两手抓。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新媒体线下活动,就是浙江乌镇的“第二届检察新媒体创意大赛”。作为互联网大会的固定会址,乌镇无疑是互联网媒体人心中的“圣地”。我们在乌镇举办大赛,广邀各路检察新媒体豪杰参会,声势一时无两,检察日报新媒体的品牌在“江湖”越来越响。

  当时乌镇酒店的经理都对我点赞:“感谢您,真希望你们年年来办会,你们的大赛是我见过的最有意思的活动!”

  成绩是靠一个个不眠之夜奋斗而来,是靠团队共同努力奋斗而来,新媒体的热血精神,点燃了我作为一个法治新闻人的激情。在新媒体平台上,我们努力为每一个读者提供有趣又有用的法治和检察资讯,日以继夜,忘我工作着。

  媒体融合,常变常新

  时光流逝,大浪淘沙,媒介载体不断变迁,只有信念才是新闻人永恒的灯塔。对于法治新闻人来说,创新传播手段,做优传播内容,当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的传播者,就是我们的永恒追求。

  转眼,2018年来临,媒体融合成为各家媒体乃至全社会都在谈论和践行的重要理念和改革举措。媒体融合是平台、手段、话语、理念的全面融合,其命维新,常变常新。媒体融合的最终目的仍然是永恒不变的,就是为做好党和国家的法治新闻宣传工作而不懈努力。

  为此,检察日报也着力推动媒体融合,我们新媒体工作室作为大潮中的弄潮儿,自然冲在媒体融合前列。那一段时间,我们在魏星副总编带领下,四处考察调研其他报社的融合情况,以资借鉴;更召开多次会议,内部研究融合的流程、保障、激励问题。

  2018年全国两会,新媒体小伙伴集体到前方参与两会“新媒体专班”,文字编辑、美术编辑、视频编辑紧密配合,生产了多篇爆款图文。正是这一年的两会练兵,为2018年7月的媒体融合打下了基础,很多日常媒体融合的模式,都是从两会前方报道工作模式中借鉴了经验。

  我记忆深刻的是,从报社全媒体采编中心实体运行以来,新媒体的小伙伴融入全媒体大家庭,每个人都一个人当成两个人在工作,牺牲了节假日和周末,忘我投身到媒体融合的改革中。

  印象中,魏星副总编常常周六周日夜里还在单位加班,王治国主任也废寝忘食每天很晚才回家,魏春华主任有一次因为长期高强度工作导致发烧晕倒。还有田粟编辑,儿子出生后没顾得上看一眼,就直奔两会前线工作。

  全媒体大家庭里,无人计较个人得失,齐心协力尽职尽责,令我倍感惭愧。和他们相比,我只能不断努力、更加努力,才能让自己配得上这个年轻又热血的集体。

  转眼又是2019年全国两会,全媒体的媒体融合探索已经实践了9个月,检验成效的时候到了!

  经过部门研讨,我们准备推出一个视频类系列策划,展示检察机关的日常职能工作,我和田粟编辑作为主要落实者。我邀请了福建漳平检察院熟悉检察工作又熟悉新媒体语言的黄晓菁专委,作为外脑参与文案写作;视频剧本审定后,田粟编辑主动邀请他的同学好友助阵,用幽默的东北话进行配音。

  第一期视频截稿,《东北大哥误拨12309,结果太有爱了》以“倒鸭子”视频形式幽默上线,横扫网络。据统计,新华社、央视新闻、人民日报等新媒体大号纷纷转发,微博热搜排名全网第四,播放数累积近3亿!

  是的,“东北大哥”火了,检察日报全媒体火了,我们的媒体融合火了。多个爆款作品,数十篇10万加微博、微信图文,我们用实力证明了检察日报社媒体融合步伐,坚定而有力。

  如今,我有了新的职责,负责检察日报客户端的日常审稿和升级改版。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常变常新不懈追求。作为一个法治新闻人,作为一个新媒体人,昨日的成绩随风而逝,明日的挑战正在招手。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已经集结,也许前路坎坷,但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那里定然是我们理想的远方。

  (作者系检察日报社 张伯晋)

[责任编辑:马志为] 上一篇文章:努力答好检察青年的新时代考卷
下一篇文章:权力蕴含着责任 肩负使命须勇于担当

 网站地图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彩神8app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